EDG夺冠背后:老板家族身家710亿,近半电竞选手不到平均薪资,低的月薪1500

EDG夺冠背后:老板家族身家710亿,近半电竞选手不到平均薪资,低的月薪1500
原标题:EDG夺冠背后:老板家族身家710亿,近半电竞选手不到平均薪资,低的月薪1500 “EDG夺冠”,成了今天刷屏朋友圈和各大社交平台的最热话题。 11月7日凌晨,在英雄联盟S11总决赛中,中国LPL赛区战队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,将分得48.95万美金的高额奖励。 图据视觉中国 随着EDG夺冠,电竞行业成了当下最热门的话题,也让电竞职业选手走向大众眼前。但能斩获全球总冠军的EDG毕竟只是少数,大部分职业电竞选手,正面临低薪、欠薪、转行的困境。 此外,在电竞圈,除了头部俱乐部,几乎都陷入“生存艰难”的怪圈。 “签约好的选手花费太高,需要给转会费和签字费,但签不到好的选手,又没有赢比赛的实力”,前电竞选手常波说道。 有业内人士表示,电竞俱乐部实际上还是资本之间角逐的游戏。 EDG夺冠,全网“过年” 背后老板是710亿地产家族二代 作为近年来继iG和FXP战队后又一只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中国战队,EDG的夺冠也引发了一场全网狂欢。 这场比赛,仅在bilibili平台上就有3.5亿次观看;腾讯视频的直播显示有8600万人看过;在线下,更有无数观众聚集在广场商场观看比赛。 而随着EDG的夺冠,其背后老板也受到更多关注。在电竞圈,EDG与iG经常被放在一起讨论,因为两家俱乐部的背后,都有着明星地产“二代”的身影。 EDG全名EDward Gaming,是一家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,于2013年9月13日成立,旗下拥有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等分部。 EDG电竞俱乐部所属公司为上海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,该公司的大股东为广州超竞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广州超竞”),持股75%;而广州超竞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朱一航,持股99%。 展开全文 而朱一航是地产企业合生创展集团(00754.HK)创始人朱孟依之子。 合生创展集团曾是房地产行业不折不扣的老大哥。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,早在2004年,合生创展就成为首家年销售额突破百亿的房地产公司,一度被王石夸赞为“地产航母”,也是“华南五虎”中首屈一指的老大。(注:华南五虎,指的是合生创展、碧桂园(02007.HK)、中国恒大、富力地产(02777.HK)、雅居乐集团(03383.HK)) 在前不久发布的2021年胡润百富榜上,朱孟依家族以710亿财富位列榜单第73位,并排在居住地显示为广州的富豪中第三位。 值得一提的是,11月5日,微博认证为广东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@珠江投资 在微博上高调表示,如果EDG能夺冠,将会送他们每人一套珠江未来城的房产。 朱一航和王思聪还有一个共同点:不想接班。身为朱孟依的长子,朱一航一直被视为合生创展的接班人。但2020年1月,合生创展发布公告称,朱孟依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,朱孟依的女儿朱桔榕走上台前接任董事会主席。 近半电竞选手收入低于当地平均薪资 冷门游戏选手月薪仅1500元 随着EDG夺冠,电竞行业成了当下最热门的话题,也让电竞选手走向大众眼前。但不是谁都能成为EDG,大部分的职业电竞选手,正面临低薪、欠薪、转行的困境。 重庆的江毅曾是一名职业电竞选手。2016年,正读大二的江毅第一次接触到电竞比赛。那时,一款名为“绝地求生”的游戏在年轻人中风靡,江毅与几个网友组成战队,参加了战旗直播的全国淘汰赛。 “我记得比赛场馆是国家会展中心,一路上特别艰辛,几个人住一间房,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凑的。”江毅回忆着那场比赛。最后,江毅的队伍拿到了冠军与30万奖金,后来被一家电竞俱乐部看中,也由此开启了他的职业选手生涯。 2017年,江毅转入了一家知名电竞俱乐部,但一直都是替补,也没有机会跟着队伍打入联赛。 据他讲述,联赛是电竞俱乐部和职业选手的“收入分水岭”。没进入联赛的队伍,例如和平精英(绝地求生)的职业选手,工资在4000-6000元之间;而进入联赛的队伍,每个人的工资收入都能翻倍,可以达到8000-10000元。 但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并不限于工资,“直播平台签约金、直播收入、俱乐部工资、比赛奖金,这些都是我们选手的主要收入”,江毅告诉红星资本局。而这些收入的高低,与游戏的受欢迎程度密切相关。 江毅提到,主流游戏如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、和平精英等,选手们的工资收入普遍较高。而冷门的游戏如使命召唤,选手的工资则较低,最低的月薪甚至到1500元。 电竞选手的薪资问题,在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《新职业——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》中也有提及。该报告显示,电竞从业者收入能够高于平均薪资水平2倍的人,仅仅只占16%以上,还有40%的从业者收入低于当地平均薪资。 “毕竟能达到百万年薪的,只有头部俱乐部的明星选手”,在江毅看来,明星选手们主要通过比赛来获得曝光,然后可以接商业代言和活动,例如知名选手UZI,一年的直播签约金都超过百万元。 22岁后就要考虑转行 开桌游店、做主播是常态 与职业选手一样,联赛也是电竞俱乐部的“分水岭”。 江毅拿和平精英来举例,一年只有一次机会进入联赛,并且是多个俱乐部争夺一个“席位”,所以没进入联赛的队伍,基本上都生存艰难,也由此导致俱乐部“欠薪”的情况普遍发生。 “因为打不出成绩,赞助投资也批不下来钱,虽然有些游戏的选手工资高,但是能不能发到手上也不一定。”江毅做职业选手的这些年,身边的队友流动性很大,几乎都在黄金年龄之后,选择了退圈或转行。 “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在18-22岁,如果打不出成绩,只能去俱乐部后台做运营相关的工作,例如领队,数据分析师,教练助手等。”如今,早已过了黄金年龄的江毅,做着游戏主播和陪玩。 但有意思的是,如今的江毅再也不玩和平精英或者绝地求生,“当电竞成为我的事业,刚开始会很喜欢,但是打久了也很累,离开这个圈子我甚至都不想再碰这个游戏。” 与江毅一样,曾经是DOTA2游戏职业选手的常波,现在也选择退出电竞圈,开了一家桌游店。 常波坦言,DOTA2的薪资普遍比LOL(英雄联盟)差一点,但中国队一直是世界第一的水平,奈何英雄联盟是腾讯弄的,DOTA2宣传力度跟不上。 在常波看来,电竞圈,除了头部俱乐部,几乎都陷入“生存艰难”的怪圈。“签约好的选手花费太高,需要给转会费和签字费,但签不到好的选手,又没有赢比赛的实力”。 常波所说的,其实也是国内电竞俱乐部共同面临的商业化难题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大多数电竞俱乐部还没有成型的盈利模式,所以自己盈利也较为困难。 一般来说,电竞俱乐部收入来自品牌赞助、代言营销、电竞转播、赛事运营以及周边电商等。例如夺得《英雄联盟》S9全球总冠军的FPX,后面获得了OPPO、虎牙直播、上好佳、森马、农夫山泉等众多品牌青睐,在2020年还成为了宝马唯一合作的中国电竞俱乐部。 而俱乐部支出的大头是选手转会费、工资,还包括设施购买维护,房租,及其他一些餐饮交通等杂费支出。其中转会费最是“惊人”,据澎湃新闻报道,今年1月,和平精英职业选手诚C加盟LGD俱乐部的转会费高达1178万元。 图片来自新闻报道 有业内人士表示,电竞俱乐部实际上还是资本之间角逐的游戏。随着EDG夺冠,其背后的资本也受到更多关注。 资本与二代的游戏 “钞能力”才能撑起一个俱乐部 实际上,不止EDG与iG,许多电竞俱乐部的背后都有“二代”们的支持。 例如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之子蒋鑫,曾投资Snake俱乐部;安徽首富、正威国际集团创始人王文银之子王玥,是Newbee俱乐部的投资人;华鼎股份创始人之子丁骏,投资VG俱乐部等等。 二代们所看重的,正是电竞行业背后的流量和用户。今年6月,2021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发布的《2021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中国电竞用户预计在2021年达到4.25亿,从全球范围来看,2021年全球电竞观众将增至4.74亿,全球电竞赛事营收规模将达到10.84亿美元。 虎牙自制赛事导演刘艺告诉红星资本局:“目前来说,电竞赛事在国内18-30这个年龄层的关注度是很高的。尤其是随着英雄联盟赛事的崛起,2017年夺得第一个世界冠军,国内的电竞热潮达到了一个顶峰。过去像是DOTA,魔兽,CS,这类电竞赛事也有较高关注度,但英雄联盟应该开启了一个新的高度。” 英雄联盟手游Surpass All战队负责人姚路也告诉红星资本局:“就电竞作为竞技体育进入亚运会成为正式项目上来说,未来发展必然是一片大好的,从最早的“玩物丧志”,到目前的“欣欣向荣”,虽然电竞尚未完全摆脱曾经的刻板印象,但作为新兴的竞技体育项目,电子竞技也在渐渐向大众展示竞技的魅力和影响力”。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 编辑 余冬梅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